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护理风采 >护理文化 >> 正文

护理风采

我在ICU规培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0-11-21 点击数:


我喜欢ICU,像风走了八百里,不问归期。

Image1

职业生涯里的第一次,给了深大总医院,给了重症监护室,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任重而道远。 

蹒跚学步的我

第一天,小心翼翼地跟在郑爽护士长身后走进病区,有点晕头转向。换上工作衣,戴上口罩和帽子,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上班了!

跟着工作经验丰富的带教老师周洁护士一起学习ICU工作制度和流程,ICU专科护理记录单书写和如何正确执行医嘱等日常工作。

记得最深刻的是周洁老师说的一句话:不会就问,不要自作主张,记不住的就要写下来。

大道至简,朴实无华,但后来却始终贯彻我整个规培生涯。我们从不是生来就会,不会不可怕,可怕的是不会而不学。在工作中发现问题,积累经验,不断学习。如今,每每看到口袋里的笔记本里进科室时用最笨的方式写下的护理记录单的分类条目和特殊护理操作规范书写格式,是宝藏,也是回忆。是那个曾经的稚嫩的少年啊!

Image1

你睡着了,但依然要刮胡子呀

就像在做一场永远没有醒来的梦一般,大叔在ICU住好几个月了。

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虎头虎脑的,脑出血后再也没有醒来。

胡茬却没有停止生长。

大叔的颈部很胖,下巴像缩进去了一般,褶皱里还有一些白色的胡茬,很硬,有点扎手。

找出柜子里的剃须刀,他睡得那么安详,我突然不知道怎么下手。

曾经给父亲买过一把电动剃须刀,爸爸欣喜不已,淘汰掉的一板刀片和手动剃须刀只能躺在角落里了。后来又给父亲换过刀片,却从来没有想过怎么使用,刮上去会不会疼,会不会刮破皮呢?轻轻地在下巴上摩擦,但大叔的胡须很硬,阻力不断。我加大了力度,似乎有点成绩。

看着刮完胡子的大叔,顿时欢快,即使他依然沉睡……

爬山晕倒,醒来住进了ICU

小伙子试图下床行走,他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了。

23岁,和我同龄的一个胖小伙。跟他聊起了自己的爬山经历,他有点惭愧地说道:“是我平时锻炼不够,这次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回去该健身了。”脚下有点软,活动一会,他又躺下了。

天气炎热,他跟着团队成员去爬山,成员体力比他好,他为了不拖后腿,强撑着往上爬,这一爬,超过了身体耐受极限,当场晕倒,被紧急送到了深大总院。

检查结果显示,全身各器官功能受损,严重热射病表现。科室立即启动紧急救治,降温保护机体,及时启动CRRT保护肾脏功能,调整体内电解质平衡。

Image1 

索性,在科室医护人员的救治下,他醒过来了,基本没有留下后遗症。

出院的那一天,他笑着说:“我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戴着花发套的姐姐(ICU护士周洁),我离开的时候还是你送我,谢谢你们。”第一次,一个1米七多的小伙子,深深地向我们深深地鞠了一躬。那是最美的礼物。

ICU是一个离死亡最近的地方,也是一个缺乏亲人关心的地方,用爱去呵护每一个病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或许是最美不过了!

 

 

 

 

 

 

 

 



未经许可不许转载

返回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