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护理风采 >护理文化 >> 正文

护理风采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发布时间:2019-05-12 点击数:


如果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相守是最温暖的承诺,思念是最温情的等待,忠情是最痴迷的等待,默契是无声的情话,离开是无奈的释怀,守候是最永恒的承诺。”那么我从深圳市儿童医院来到深圳大学总医院就是从释怀到坚定的守候。

还记得2013年开春的时候,那年是我们从悻悻学子转换成社会人的一个重大转折,美纯姐问我:“娜娜,实习选择深圳市儿童医院你真的想好了吗?”我依稀记得当初同学们都认为儿科相较成人科室需要面临着无限的挑战,但我却是无比的坚定的回答班主任的:“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若我们连祖国的花骨朵都可以呵护好,还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完成的呢。”

倘若说儿童医院这个陪伴了我四年的地方是我职业生涯的启蒙师,那么深圳大学总医院将会陪伴我到老的奠基石。实习结束后,我便留在了CSSD工作,虽然安稳平淡,但却失了我的初衷。2017年,当我来到深大这个家庭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到军事化的严于律己和家人般的温润如玉。我依旧选择了儿科,那个我不忘初心的地方。尽管每天上班总有一些开心的,委屈的,温暖的,气氛的事发生在自己身边,时间长了,慢慢让自己学会了淡然。

前段时间,恰好撞上流感高峰,流感患儿剧增,什么叫病房如战场这时候是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们儿科的小伙伴们没有抱怨,更没有临阵脱逃,默默的坚持在临床第一线,但忙乱中总是会有一些小插曲。记得那天白班四五个家属送来高烧40度的患儿,我立即通知医生,准备建立静脉通路,可是患儿哭闹不止,家属急的团团转,患儿四肢循环差,又是高烧,当我仔细尊重合适的血管准备进行第穿刺的时候,旁边的父亲突然说:“你会不会打针,不会叫你们护士长来,我们家小孩必须一针见血的,上次在西丽医院那个护士没打上,我直接甩了她一巴掌。”听到家属的话,像一把利刃刺痛着我,绷紧皮肤的手略微发抖,然而我没有慌乱,继续着我的护理操作,最终完成穿刺。虽然委屈,但是一切以患儿为中心我选择包容与隐忍,我体谅家属的焦急,也希望家属在我们优质护理服务中感受到医务工作者的不易。

前几天泽棋小朋友爸爸妈妈带着他回病房来看我们,顺便复诊。他是我们深大儿科开科以来收的第一个重症肌无力的孩子,因为是儿科相对比较特殊的病种,所以大家都格外重视这个小朋友的病情发展,他是一个爱笑的小男孩,虽然病情影响到他的眼睑下垂,但依旧可以看到他清澈的干净的脸庞。为什么说起他呢?因为我那天看到了他完全恢复后笑起来眼睛都是弯弯的格外好看。我很开心,他在我们儿科医护的精心治疗下恢复了那双“爱笑的眼睛”。

 

图片 2

 

我生活在这个青春洋溢,拼搏奋进的群体,我自豪于我是一名拼搏在临床一线的儿科护士,当然,我也失去了许多和家人团聚、和朋友欢聚的欢乐时光,但换来的却是患儿的安康和同事们的亲密无间的友谊和信任。我愿意用我整个生命陪伴这份有价值的工作,陪伴与坚持便是我对它最长情的告白。

 

未经许可不许转载

返回导航